电影介绍

ON OASIS

“亦正亦邪”的“旧革命党人”

  前朝武人。“亦正亦邪”的“旧革命党人”。在北京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在北京有十二座像样的大宅子;曾为了“事业”牺牲了两个儿子,一个死在了广州,一个死在了上海;李天然的“养父”和上级。整个故事的“设计者”、“操盘手”。在表面上身份模糊,斡旋于军阀、日本人、美国人之间。杀害和栽赃亨德勒大夫的凶手。最终在李天然的帮助下送抗日名将张自忠出逃。但他本人的“二十年大棋”却失败了,不仅被朱潜龙手下拔掉了满嘴的牙齿,还险些丢了性命,最终为李天然所救。

  朱潜龙的师弟,亨德勒、蓝青峰的养子,青年侠士。当年在朱潜龙、山本一郎“灭门案”中被蓝青峰和亨德勒所救,被亨德勒送到美国学医、进行特工训练,后来在蓝青峰的秘密安排下回国向朱潜龙、山本一郎复仇。

  朱元璋后裔,李天然师兄,杀害师父、师母、师妹的凶手,北平警察局副局长。日本人的汉奸。借蓝青峰之力欲“反清复明”并追杀李天然。

  日本特务头子,“手下杀手有好几百”。杀害李天然师父全家的凶手,入侵中国的侵略者。最后死于李天然之手。

  从英国剑桥大学留学归来的新女性,北平交际花,朱潜龙的小老婆。最后爱上了李天然,当1937年日本侵略军入侵北平后,从城墙上跳下欲寻自尽。

  侠女,北平第一裁缝,为报父仇开了一个裁缝店作掩护,等待仇家出现。李天然的恋人,是李天然复仇的有力“帮手”。其原型是刺杀军阀孙传芳的名震一时的施剑翘。

  这是姜文民国三部曲的终章(《让子弹飞》《一步之遥》《邪不压正》),也是姜文做导演的第六部电影,它改编自张北海武侠小说《侠隐》。

  1.这是一个抗日的故事,蓝青峰谋划了一盘二十年的大棋,要利用朱潜龙除掉根本一郎,再用李天然除掉朱潜龙,最后再救出张自忠将军(上将衔陆军中将,著名抗日将领、民族英雄),开始抗日救国大业。

  2.这也是一个复仇的故事,李天然要杀掉师兄朱潜龙和根本一郎,为师父报仇。十五年前(那时李天然13岁),朱潜龙和根本一郎要用李师父的太行山庄的地种鸦片,遭到李师父拒绝,就把李师父全家灭门,而李天然也不幸卷在其中,躲过了朱潜龙的枪子儿,装死又被火烧,后被蓝青峰和美国医生亨德勒所救才死里逃生。

  侠女关巧红也在伺机为死去的父亲报仇,其父是一个军人,被军阀俘虏并杀害。“他们把他的头砍下来挂在城墙上,一挂就是三天。”关巧红“为这三天准备了十年”。她为了复仇而嫁人、而开裁缝店、放足、练武。她的丈夫先是说:“要等待时机”,后来她有了两个孩子,他丈夫说:“你不要报仇了,你的仇人不用你杀,老天爷会惩罚他们的。”关巧红对她丈夫说:“你滚!”赶走了自己的丈夫。后来她拿李天然做实验,激励他克服自己的恐惧,并帮他杀死了根本一郎和朱潜龙。同时她自己也获得了激励、得到了“成长”,最后决定靠自己去完成复仇心愿。她是李天然的女神、导师、引领者,同时也是他的战友和恋人。而反过来李天然也是她的“拯救者”、“引领者”,给她康复自行车,帮她康复并无形中成为她“勇敢复仇”的一面镜子。

  3.这也是一个关于“父亲”(弑父和超越父亲)或“传统”(继承和革新传统)的故事,“师父”是徒弟们的“父亲”,他不光救了他们的命、收养了他们,给他们提供食宿、教他们学武艺,还为他们“指婚”(把自己的女儿、李天然的师姐许配给李天然)。

  李天然有三个“父亲”:师父、亨德勒大夫、蓝青峰。最后当他救了蓝青峰,蓝青峰对他说:“我救了你一命,你救了我一命,我不是你爸爸了。你该找个自个儿的儿子了。”因此,在这里“父亲”就代表着文化、事业、传统,“找儿子”就是寻找接班人、继承人。拉康把“父亲”视为社会文化系统、大他者,称之为“父名”、“父法”。

  朱潜龙杀害“师父”象征着文化性的“弑父”,同时他又认了朱元璋这个“父亲”——“帝王”性的“民族大统”。有意思的是,蓝青峰说:朱元璋那幅画像,他是从溥仪那里买来的,溥仪也是皇帝,“帝王统绪”代表的正是民族的“大传统”。

  就李天然来说,相对地看,“李师父”这个“父亲”代表的是一种民间的“江湖传统”,蓝青峰这个“父亲”代表的是一种抵御外族的“革命传统”,亨德勒这个“父亲”代表的则是现代的民主法制传统,他反对“复仇”,主张要靠法律来解决(当然这在那时是不现实的,仅具有宏观的象征意义)。李天然在片尾大喊:巧红,巧红,显然是以符合自由人性的爱情为重,这意味着他要超越“蓝青峰这个痴迷于阴谋算计的‘厚黑学’的父亲”,自己做“父亲”,另走一条现代人性的新路。

  “华北首席影评人”潘悦然(潘公公)是溥仪家庭教师庄士敦的学生,可以说是清廷的“遗老”,而关巧红却和他在一起,在一定意义上也可以视为关巧红的一个“代表旧传统的父亲”,而当他危及李天然性命之时,关巧红却果断地用枪击毙了他(为爱情而忍痛“灭亲”),也意味着她对“父亲”的告别和超越。她的“复仇”、李天然的“复仇”其实都关联着对“父亲”这一“链接”的“清理”或“更新”。

  朱潜龙作为朱元璋的后人,要继承民族统系,“反清复明”,登上帝位,其名“朱潜龙”(龙代表中国古代皇帝),其小老婆叫唐凤仪(凤代表中国古代的皇后)。从溥仪处买画;曹雪芹写《红楼梦》的地儿;日本人学《论语》……等都和“传统”和“文化”有关联。

  影片彰显出历史转型期新旧文化的矛盾和胶着关系:唐凤仪留学英国剑桥大学是个新女性,而且一周打一次“不老针”,用新式的“科学办法”来延缓衰老,但却依附强权或“旧人物”朱潜龙,当然最后因爱上李天然而自杀,在她的身上充分折射出“新旧文化的矛盾、胶着和转换”的象征意义。关巧红用手术放脚,同李天然相爱并有了“肉体关系”,是时代的新女性,但又同清朝遗老(潘公公)潘悦然生活在一起。

  4.这还是一个超越“文化规矩”的新旧转换的故事:师父按规矩给徒弟们“指婚”,对李天然说:“天然啊,我今儿就把你师姐许配给你做媳妇。”“今儿个咱们都过生日,你师姐18,你13,你师娘就长我五岁,你师姐呢也长你五岁,这便是讲究。”这“讲究”就是一种传统、习惯、规则、文化。

  蓝青峰舍近求远“买醋”、为了“醋”而吃饺子、吃饺子时“先吃七个,再煮七个”,也是一种“讲究”。他对李天然说:“当年有人送过我爷爷一瓶酒,我爷爷喝了四分之一就传给了我爸,我爸爸又喝了四分之一传给了我,我又喝了四分之一,本来想传给我的两个亲儿子……他们说这个酒有一百年了,剩下这四分之一你每天喝这么一杯,正好喝两个月,两个月以后我来接你。要是我不来接你,那就说明战争爆发了,那个时候你可以大开杀戒,有多少根本就杀多少根本。”这“四分之一”就是“讲究”。还有那“紧十八,慢十八,不紧不慢又十八”的“钟谱”也是一种“规则”和“讲究”。甚至蓝青峰设连环计(绕着弯儿)剪除根本一郎和朱潜龙,也是一种“讲究”。最后他同朱潜龙、根本一郎设计去北海琼岛捉李天然,讲:“作战的三大要素:时间、地点、人物,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也是“规则”和“讲究”。

  李天然把印盖在唐凤仪屁股上、唐凤仪把印盖在李天然的胸脯上;唐凤仪要同李天然“私奔”;李天然在屋顶上“裸奔”、同关巧红“自由相恋”等等,都是叛逆、“破规则”的象征。

  5.这还是一个歌颂爱情、歌颂本真自由人性的故事,主要以唐凤仪对李天然的“爱”和房顶上李天然与关巧红的情爱关系为象征。

  唐凤仪和关巧红是一个女性的两个侧面,她们既是女神又是常人,作为象征性“符号”,她们身上都有:美、性、生育、爱情的“内涵”和“意义”,但在社会、历史或文化的“屋檐下”,她们首先都被某种东西给规定、限制、覆盖,甚至是扭曲和遮蔽了。比如唐凤仪贪恋朱潜龙的“权势”,要争“正房”的地位,当然也想测试朱潜龙对自己是否真爱。她对李天然说:“为什么西方男人总喜欢胡搞,而中国男人都想成大事呢?”“我才不在乎当什么呢。问题是我男人要光复大业,按照他家的规矩,他要死了只有正房不陪葬,也就是大老婆。”李天然:“我的天哪!你必须让他娶你当大老婆。”唐凤仪:“你看你看,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是知己,你会帮我。”而当她发现朱潜龙并不真爱他,对李天然说:“朱潜龙是个混蛋,我放弃他,我要拯救你。我在马尔代夫最南端买了两个岛,剑桥的同学们说新的冰川期就要来临,海平面不断地下降,那两个岛会越来越大,能够连在澳洲,那个时候南半球就是属于咱们两个的,咱们可以每天晒着太阳,每天生着娃,活生生地生出个国家来,亨德勒帝国。”李天然:“对不起,我真的不能走。”唐凤仪:“为了那个小裁缝吗?”李天然:“为了我的仇人,杀我全家的仇人。”唐凤仪:“我帮你报仇。”李天然:“你帮不了我。”唐凤仪:“还有什么我帮不了的?”李天然:“他是我大师兄,他叫朱潜龙。”最后当得知朱潜龙他们设计要害李天然时,她悄悄给关巧红报信儿,使关巧红设法救了李天然。当“爱情的理想”破灭后,唐凤仪选择了“自杀”。

  关巧红为“父仇”所规定,嫁人、放足、练武、开裁缝店,最后也是为此而没有立即跟从李天然。但为了爱她可以冒险营救李天然,并果断打死“父亲生前的朋友”潘公公。

  比较起来,关巧红和李天然的爱情是更加自由和理想的,唐凤仪一直囿于“屋檐之下”,而关巧红和李天然的“情爱”则属于屋顶上的世界。

  区分开屋顶、屋下两个世界(在云南搭了四万平米的房顶实景):屋顶上的世界与屋檐下的北平:屋顶象征本真、自由、理想、洒脱和爱情;屋下象征权力、道德、利益、各种阴谋算计、人的欲望和邪恶……

  屋顶代表正,屋下代表邪。从李天然让关巧红在屋顶上练习骑自行车康复到李天然在屋顶上骑着自行车行走如飞,还有李天然先是披着唐凤仪的纱衣在屋顶上裸身奔跑,到最后穿着关巧红专门给他做的白色长袍在屋顶上大喊:巧红,巧红……还有那优美抒情的美声背景音乐等,都在隐喻和诠释着渴望飞翔的自由人性和美好理想。

  当然还有另一种关于“正邪”的标准,比如朱潜龙口口声声表白的:“老少爷们,还是那句话:邪不压正!”李天然:“他还邪不压正,天下还有比他更邪的吗?我才是正。”亨德勒大夫:“大家知道他是个好警察、英雄,他才是个好徒弟。”(对着李天然说)“这是朱潜龙替师父塑的像。每到忌日漫山遍野跪满了人。”是“朱潜龙和他的手下。朱潜龙长跪不起,哭声凄惨,连记者跟百姓都随之流泪。因此朱潜龙大得人心。在大家眼里杀师父的是你。你不但是杀师父的罪人,还被变成一条狗跪在这里。”影片也许想借此暗示许多时候社会主流的“正”恰恰是骗人的。但“众口铄金”,谎言重复一万次就成了线.用人性的正邪和文化的“人性口径”实现对政治或意识形态的超越

  比如有意模糊人的“政治属性”或“道德性质”,蓝青峰是辛亥革命党人,也可能是左翼,他对着朱潜龙说:“老西子在山西,南方的小诸葛,我都打点好了,就等你咔把义旗举起来。”他抗日、嘲笑蒋介石、也不是,为抗日而营救张自忠将军,说:“还指望你带兵抗日呢!”但却陷害无辜的朋友、李天然的养父亨德勒大夫,并且还要把李天然交给朱潜龙,是一个“亦邪亦正”的复杂人物。朱潜龙作为朱元璋的后人,一心要“反清复明”,在面临日寇灭国的背景下似乎也有“民族主义”的“正面性”。影片中多处提到“曹雪芹写《红楼梦》就在这儿写的”(蓝青峰饭厅、李天然卧室、钟楼)。因此“邪不压正”:既可以是政治的、道德的,也可以是文化属性的。根本一郎的“根本书屋”、讲《论语》……似乎都含有某种“文化的意义”。

  隐喻象征:李天然——本真、天然。关巧红——灵巧的女性。朱潜龙——要复辟帝位,是“潜伏着的龙”。唐凤仪——有凤来仪,凤是“帝妃”的象征。蓝青峰——蓝青为相近的两种颜色,复色;“难青峰”,品格有瑕疵。根本一郎——贪婪、邪恶也是人的某种根本属性。“符号化”:屋顶、火车、自行车、印鉴、改锥(尖锐;修理自行车的工具)等。唐凤仪屁股上的“根本之宝”和李天然胸前的“凤仪之宝”(《太阳照常升起》中的“摸屁股事件”),文化封印、对性的占有。潘公公作为“华北首席影评人”,也是一个讽刺性的比喻,他不看电影,影评只有“五个字”(应该是:“根本看不懂”),这一是姜文对那些看不懂自己电影的“影评人”的嘲弄,二是对特定历史转型期那种“新旧混合”、“里旧表新”、附庸风雅现象,或某种畸形文化怪胎的讽刺。(溥仪剪辫子、穿西装、骑洋车等即如是……)

  痞性的幽默与反讽:蓝青峰、朱潜龙、根本一郎几人关于唐凤仪屁股上的“根本之宝”的对话……



Copyright © 2002-2011 秒速赛车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
香港秒速赛车(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信誉平台 服务中国
总部地址:广东省广州增城兆业路29号 总部电话:020-55789218 招聘专线:020-55986511
秒速赛车_秒速赛车投注_秒速赛车官网投注_【A爱彩】